刚系少女

前用名:K·世界第一甜·R
虽写凯源,属性源凯~
很开心和你相遇(。・ω・。)ノ♡

[凯源]天坑恋爱故事

天坑恋爱故事

纯属脑洞

天坑鹰猎延伸




张保庆等一干人马拉出陷入泥坑的同志,远方传来一个男声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
张保庆率先寻着声音过去了,走近一看,是个男孩,也陷进了沼泽。按照救小丁同桌的方法,救了那个男孩。

男孩长得很好看,脸很小,很白,眼睛尤为好看,亮闪闪的,身上有种不服输的劲。

张保庆上下打量了眼前这小孩一番,问道:“小屁孩,你来这干什么?”

小孩脱了沾满泥的长风衣,从包里拿出另一件,顺手把脏衣服塞进袋子装进背包,不屑的看了看张保庆,嘴角向上扬了扬,说:“你TM才是小屁孩,你管小爷干什么?”

张保庆翻了个白眼,坏笑了一下,道:“还小爷呢,你掉沼泽里了是我救出来的,不称呼一声恩公?”

“恩公个屁,你谁啊?”

“问别人之前不应该自报家门吗?”

“自报家门什么鬼词啊,小爷我叫刘星。”

“刘星。我是张保庆。”

在一旁的杨烨看了一会儿这俩人小学生一般的对话扶了扶额,出声问到:“张保庆,别墨迹了。”

张保庆一听不乐意了,白了杨烨一眼:“我这不问话呢吗?怎么就叫墨迹了?”

杨烨没理张保庆,转过头问刘星:“刘星是吧,你从哪来的?到这干嘛?”

这回刘星倒也没出言不逊,老老实实的回答了:“是那个叫什么,血什么,哦哦血蘑菇带进来的。”

杨烨和张保庆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的问到:“血蘑菇?!”

刘星看了看这俩人,不明所以的点点头,“对啊,怎么,你们认识他吗?”

张保庆没回答刘星,而是接着问:“血蘑菇为什么要带你进来啊?”

刘星答到:“他说他们来探险的,我跟着过来一起啊,给了他们点钱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啊?”

“他们就带我进来,又不是一直和我在一块,笨死了,老男人。”

张保庆听着这称呼,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,嘴也张开了,满脸惊愕:“老男人?!”

刘星看着张保庆这滑稽有好笑的表情,乐开了,“哈哈哈哈哈哈,果然是老男人了,耳朵也不好使。”

张保庆一个十八岁的大小伙,正值青春年华,长得也俊俏,被叫了老男人自然是委屈,一委屈,气就不打一处来了,语气也冲了不少:“我告儿你,我要是不带上你,你过不了一天就指不定被哪个东西给吃了!”

刘星一听,原本带着笑容的小脸瞬间冷了下来,“我让你带了?!你算老几啊!”

瞬间火药味起来了,菜瓜在旁边看着没忍住,说:“张保庆你们别吵了,还走不走啊?”

杨烨看着刘星说:“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来的,但我们既然看到你了就不能坐视不管,你得跟我们走,要不你出事了……”

刘星没好气打断了杨烨的话,“你和那个老男人怎么一个德行,会不会说话,什么叫‘我出事了’?不能说点好听的。”

杨烨听着这话也没那么硬,估计是想通了。

那边张保庆瞪着菜瓜,说:“凭什么我去道歉?!我也没怎么他呀!”

杨烨无奈的看了张保庆一眼,“你也不小了,让着点小孩怎么了?行了行了,赶紧走吧,别在这地方磨蹭了。”

张保庆看了刘星一眼,刘星也看了张保庆一眼,眼神在空气中碰上了,火药味不减反而更胜,互相等了对方一眼,谁也不理谁。

冷战也没持续多久,张保庆本身就是个大大咧咧不记仇的性格,而刘星也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人。这不,现在又聊上了。

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,反正就开始了聊天。

张保庆问:“嘿,刘星,你是北京的吧?”

刘星看了张保庆一眼,这回倒是理他了:“是啊,怎么,你也是?”

“巧了,我还真是。”

“那你到这破地方来干嘛?”

“破地方?这?不是,那你来干嘛啊?”

“要你管啊?”

“那你问我干嘛?”

“你管我问你干嘛?”

“别总是这一句话嘛,不是说说‘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’吗?咱俩也是老乡啊。”

“泪汪汪你妹啊!你咋废话这么多。”

“那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不就没废话了吗?”

“有道理嘿。”

“是吧,那赶紧告诉我呗。”

“有个屁道理。”

“别总是翻白眼啊,容易翻成斗鸡眼啊。”

“你会不会说句人话啊!”

“这不说着呢吗?你能听懂啊,我要说的不是人话你也能听懂,那你是个啥啊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精通各种族语言。”

“跟我兜了半天圈子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
“十万个为什么啊!告诉你行了吧!”

“行行行,我听着呢。”

“也没什么,和家里闹别扭出来溜达溜达,我有个叔叔是血蘑菇手下,他带着我进来了就。”

“那他们为啥要丢下你啊?不对,你叔叔是血蘑菇是人?!”

“诶呦你小点声,吵什么啊?”

“你快点说,咋回事啊?”

“没咋啊,道不同不相为谋懂吗?我不想要钱 ,我就是看看风景而已,我才不跟他们出去拼命呢。”

“哦,这样啊。你还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呢,多大了?”

“十六。”

“高二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不好好上学跑出来干嘛啊?”

“我放寒假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俩人正聊的欢快,前面突然窜出来个人,是邢原野。

杨烨他们也围过来了。小红果焦急地问:“怎么样邢副队?”

邢原野虚弱地低声说着,“水,给我水……”

过一会,邢原野缓过神来了,杨烨问:“老邢,出什么事了?”

邢原野说了自己刚刚被血蘑菇一伙人抓走又大了一顿的事,看了小红果一眼,一脸愤怒,双手揪着小红果的衣服:“是不是你?!”

张保庆推开了邢原野,“你干嘛?”

邢原野没理张保庆,接着问小红果:“是不是你通知你那土匪爹?!让他来劫我们!”

小红果眼圈红彤彤的,“我没有。”

邢原野继续咆哮着:“你还狡辩?!”

张保庆推了邢原野一下,问道:“不是,你干嘛?刚起来就要打人是不是?”

邢原野看着张保庆,说:“她有问题!”

张保庆瞪了邢原野一眼,回到:“你才有问题呢!”

那边杨烨也过来了,安抚了邢原野一番,告诉他不要太激动,冷静一下。

这么一个空挡,小红果走出去了。张保庆看了看小红果的身影,和刘星说了一声:“我出去一下,小红果自己我不放心。”

刘星乐呵呵的说:“去吧,护花使者?”

张保庆看了刘星一眼,一个大白眼翻了过去,“狗屁护花使者。”

刘星摇摇头,自己嘀咕着:“呦呵,厉害啊,自己还骂上自己了,第一次听到有人骂自己狗屁的。”

邢原野冷静下来,看到了刘星,“你是谁,你为什么在这?”

刘星看了邢原野一眼,“大哥,你这嘴角还流血呢,先上药吧,行不?”

正给邢原野上着药,突然出来俩个人,或者说两个疯子。“嗷嗷”乱叫着扑向了他们这一伙人,刘星拉着邢原野躲开了。邢原野说:“他们是林帮的!刚刚绑我的就有他俩。”

“嗯,还真是林帮的。”

邢原野刚要问刘星是这么知道的,那两个疯子又扑过来了。刘星推开邢原野,一脚踢在了其中一个疯子胸前,一拳抡了出去。这要是一般人,死到是死不了,胸骨起码断两根。

不过这俩疯子不是一般人,啥事没有的爬起来,像喝了兴奋剂一样冲了过来。刘星一边护着邢原野,一边打那个疯子。不过防不胜防,刘星看着疯子掐住了自己的脖子,挣扎无果,正想着怎么反抗,那疯子就被敲晕了过去。

是张保庆。

张保庆敲晕了疯子,接着把他绑了起来。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后,抬头冲刘星笑了一下,“哥又救了你一回,打算怎么报答我呀?”

刘星白了他一眼,“以身相许要不要啊。”

张保庆没正行的说到:“要啊,为啥不要呢?小星儿长这么俊,那有不要之理啊~”

那边菜瓜和二鼻子也收拾了以后疯子,走过来正好听到张保庆在那瞎说八道。二鼻子看了张保庆一眼,“保庆哥,你这一会和我姐一会和小红果一会又和刘星的,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啊!”

菜瓜锤了二鼻子一拳,“闭嘴,什么叫一会和我?我们又没关系。”

二鼻子揉了揉胸口“姐,你咋老打我啊!”

刘星看了二鼻子一眼,笑了笑:“确实该打。”

张保庆表示赞同的点点头,跟着附和了一声。小红果这回也没安慰二鼻子,反而是没理他直径走开了。二鼻子看了看这四个人,一脸懵逼的看了看邢原野,问:“邢副队,他们咋了啊?”

邢原野看了二鼻子一眼,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傻孩子啊,没救了啊……”说完便走了。

邢原野更上来刘星,问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林帮的啊?”

刘星说完了以后,发现邢原野竟然愤怒的问他是不是通风报信了之类,就是点了点头。张保庆的惊讶脸上都要写不下了。

趁着邢原野走开,张保庆问:“他咋没质问你啊?”

刘星歪嘴笑了一下,“小爷我有魅力不行吗?”

张保庆愣了愣,回过神来刘星已经走远了,懊恼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,怎么就被迷惑了呢?不过这小孩长得确实好看。





———end———

根据剧情延伸

喜欢就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吧

评论(2)

热度(31)